中新网5月22日电 据美国《侨报》编译报道,Lucy Li在新冠肺炎重症监护病房(IC

  中新网5月22日电 据美国《侨报》编译报道,Lucy Li在新冠肺炎重症监护病房(ICU)巡视时,尽量不让恐惧支配她与病人的互动,但这位麻省综合医院的麻醉学住院医师无法忘记疫情刚开始时她在下班路上的遭遇。

  《华盛顿邮报》20日报道,这名华裔医生从位于波士顿的医院下班时遭到一名男子尾随。当她走向地铁时,男子冲她大骂种族主义脏话:“你们中国人为什么要杀人?”

  起初她很震惊,但所幸没有受到肢体上的伤害。现在她感到又悲哀又愤怒,因为相当讽刺的是,她正在夜以继日地拯救生命。她的工作需要向病人呼吸道插管,新冠病毒使得这一过程变得危险,因为它会释放携带病毒的飞沫和分泌物。

  28岁的Lucy Li说:“我冒着个人健康风险,却因外貌而受到侮辱。”她的一名患者也可能持有这种偏见。“当我照看病人是,我尽量不考虑这种可能性,但它始终在我的脑海中。”

  在全美范围内,亚裔医护人员报告的偏执事件越来越多。亚裔占美国总人口的6%,但在医生中占了18%,在护士中占了10%。种族敌视将这些站在抗击新冠疫情第一线的亚裔医护人员置于非常痛苦的处境。一些新冠患者拒绝接受他们的治疗。当这些医护人员从医院下班,他们又面临日常生活中日渐增多的骚扰。

  疫情期间,亚裔遭受的种族主义口头谩骂和肢体攻击急剧增加。联邦调查局(FBI)警告称,随着新冠病毒死亡病例的增加和“居家令”的取消,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可能会激增。

  耶鲁大学社会学家Grace Kao说:“人们担心与外国人或亚洲面孔的人来往时感染疾病。没有什么能抹去我们的外貌。”

  一些研究种族的专家表示,总统特朗普关于中国和病毒的言论促使种族主义骚扰增加。数周以来,特朗普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后来他又在推特上说,病毒的传播不应归咎于亚裔。

  旧金山州立大学亚裔研究主任Russell Jeung说:“语言很重要。人们之所以把病毒和中国人联系在一起,是因为他坚持使用这一词语。”

  Jeung预计,随着各州重启经济,人们重返工作、学校和公共生活,针对亚裔的骚扰和暴力在未来几个月还将增加。“随着针对中国的抨击、经济低迷、死亡人数越来越多,我们预计反亚裔偏见只会增加。人们自动作出假设,特别是受到威胁时,然后进入战斗或逃跑模式。战斗模式就是骚扰亚裔,逃跑模式就是回避亚裔。”

  Lucy Li发信息提醒同事时,一名同事说出了此前自己遭到的骚扰事件。麻醉学医师Gem Manalo有着中国和菲律宾血统。她在3月初乘坐地铁时,一名男子冲她大叫:“F—中国!F—中国人!”

  29岁的Manalo说:“我很害怕,不敢看他。他一直重复着:你们吃蝙蝠!今晚来看我的YouTube频道,我会讲出真实的故事。”

  Manalo说:“现在我在医院,在这些临时ICU里工作。我们也都不知所措,尽可能想出新办法来确保所有人的安全。但那个家伙却说我很糟糕。”

  波士顿贝丝⋅伊斯雷尔女执事医疗中心的内科医师Audrey Li专攻传染病。她说,她多次听到一名患者要她“回到你的国家去”。

  Audrey Li出生于新泽西一个中国移民家庭。28岁的她说:“种族主义令人不安的一部分在于,你永远不知道是因为你个人做了什么,还是远大于个人的固有的原因。”

  在洛杉矶县,44岁的护士Hengky Lim来自印度尼西亚。3月的一个晚上,他向一名发烧咳嗽的急诊病人展示如何佩戴口罩。病人却对他大喊,冲着他咳嗽,把痰吐到他的面罩上。病人大叫:“你知道冠状病毒从哪里来的吗?就是你们。我不想让你给我看病。”那人边喊边走出急诊室。

  在4月,一名胸痛、呼吸困难并且一直咳嗽的男子拒绝Lim的帮助。后来一名白人护士告诉他,这个病人不想让亚裔医生看病,因为他认为自己是在商场被旁边一名咳嗽的华人男子传染上的新冠病毒。

  Lim说,在他10年的护理生涯中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歧视现象,但这在他的亚裔同事中已经变得十分普遍,他甚至考虑辞职了。“每个人都很害怕,我坚守在这里,却被如此对待。这非常令人沮丧。我们没有病,有病的是你,所以你才来医院。我们是照看你的医护人员,却好像是新冠病毒携带者一样。”

  西雅图的麻醉医师Amy Zhang穿着手术服去上13个小时的夜班,一名男子却在街上冲她喊:“中国给我们带来天花。”他尾随这名29岁的华裔医生继续谩骂。Zhang说,这次遭遇令她震惊,也影响到了她夜班刚开始时的注意力。

  在南加州,内科医师Audrey Sue Cruz对一名新病人进行电话访问,这名病人盘问起医生的医学教育背景、工作经历和种族。

  Cruz告诉患者她是菲律宾人,病人说:“哇,我不敢相信你们的人做了些什么。我一般不会选择亚裔医生,不过你还不错。”

  这件事情促使她同其他十几名医生一起制作了一则“我不是病毒”(#iamnotavirus)视频,以抗击针对亚裔的偏见。30岁的Cruz说:“我想用我们医生的声音来消除亚裔是病毒携带者的污名。”

  她将这则视频发到Instagram,却收到评论说:“吃蝙蝠的人”。 

【编辑:韩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